当前位置: 澳门新萄京59533com > 影评谈 > 正文

人要脱层皮 Loser变成King『大结局』【澳门新萄京

时间:2019-07-23 05:25来源:影评谈
题 一个看似病句的剧题-“The nightof”,想起那首天朝的经典曲目-“夜上海”,为何不加上纽约二字,毕竟各种警局,出租,还有那不时出现的曼哈顿。回想中文译名-“罪夜之奔”,加


一个看似病句的剧题-“The night of”,想起那首天朝的经典曲目-“夜上海”,为何不加上纽约二字,毕竟各种警局,出租,还有那不时出现的曼哈顿。回想中文译名-“罪夜之奔”,加上男主手指上纹上的“sin”和“bad”,才有顿悟,夜不是某地的夜,罪也不只是一晚,最后法庭陈述中叙述的九宗罪,即使没有包含谋杀,但对比穆斯林的教义,也称得上罪孽深重了吧。
穆斯林
一家没有去过巴基斯坦的美国裔穆斯林,一个进入高级律师行的印度裔新手女律师,一群在监狱中为换取穆斯林食物而每日礼拜的黑人,还有那一街白纱黑纱后的眼睛。没有人说过穆斯林做错了什么,但是你是穆斯林,事就来了。每个经历过911的穆斯林都有一颗敏感的心,有的人脆弱,有的人则变成了石头。
湿疹和哮喘
这种讨人厌的慢性病摧毁的不是人的皮肤,更多的是意志,这才有美国式的病友交流分享会。胆固醇,紫外线,中药,永远在希望,忐忑和失望间徘徊。心理的疾病又有谁能治。就好像那种眼光,对施展者来说不过一时的“啊”和“啧”,而对于被施展者,则是一辈子的背负的十字架。
毒品
是会上瘾的,可是吃饭,睡觉,做爱不也是一种上瘾么。处于白天社会的我们永远不知道毒品对于黑夜的他们来说是什么。当然更不能想象从女子的体内进入男子口中再从男子体中排出最后再用嘴吸收的艰难过程。我只想对那些粉末说一声:你们辛苦了。

有的人养了猫,是会了陪伴,虽然猫本身并不需要;有的人养了猫,是可怜生物,虽然他们的内心并没有猫的位置;有的人有很多猫,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残忍的。但猫永远是那个爱吃,爱叫,爱上床的自我的群体。谁又不是呢?
警察,诉讼官和律师
不知道这样的三个人斗起地主来会是怎样的一种情景,也许拉上法官来个麻将才是和谐的方式。我们记住了警察的退休和不甘,诉讼官的老谋和经验,还有那律师的“free until you are free”。
监狱
没有了帮派,黑人,老大,纹身,拳击,私刑,贿赂,性(男男),毒品,铁窗,书和浴室的就不是完整的监狱。但又有多少监狱有个热爱知识分子,深受女狱警爱戴,通过鼻子能闻出人好坏的老大呢。
女人和男人
其实是“有钱的老女人和健身房的年轻男人”,所以女人有钱后都去健身房了么,那男人呢,酒吧么。这个时代不缺钱色交易,缺的是一把公正的尺啊,毕竟rule是不可缺的。而处理好和下一代的关系直接影响到下半生的幸福和性福。
总结陈述
这里的不是说给陪审团听的,而是说给无罪的男主听的。"Everyone have a cross on their back. Fxxx themselves. Live ur life!"

The night of的第一集,各种铺垫,因为早先被剧透了一下导火索的故事梗概,所以更没有了惊奇和意外,甚至觉得没什么。倒是男主角纳兹一身的loser模样和loser作风让我在谩骂中度过了"冗长"的一集。
想去轰趴,想泡正点的girl,却因为同学的爽约,擅自偷偷滴开走父亲以及另外两个合租人用于养家糊口的计程车。出身传统的穆斯林家庭,家里银行账户只有八千美金,圈不住一颗年轻的贼心和色胆。谁没有过青春呢?
直到野炮的女主角莫名其妙的被捅死在床上,一脸懵逼的纳兹在酒精、药丸和粉末的作用下,完全不知道也回忆不起究竟发生了什么。
于是,loser没有报警,而是漏洞百出的逃跑。也难怪,美国,这个自称也一直是free country的国度,却在种族上并不free,甚至是可怕。因为你的肤色,真相真的可以go to hell。
剧集有意思的是,抛开了以往都市犯罪题材,追踪嫌犯还需要笔墨的套路,the night of让嫌犯纳兹很巧合很轻松的被警察抓到。因为重点不是警匪关系,而是美国司法体系仍存在的不公与漏洞。
不过在警察局中的纳兹真是把我气的好想冲进去打他一顿,偷偷藏凶器却放在自己的身上,随便一个人,想离凶器有多远就要多远都来不及。当然,他也努力了,不过做贼心虚,还是很胆小。本来有机会可以打电话与家里联系和沟通一下的,可却犹豫不决。我不知道他脑子里想什么,只知道他一直都很被动,当然了,你可以说他处世不深,毕竟还是个大学生,一个只知道学习的大学生,也因为自己种族的原因,在学校里也是没什么朋友的,所以内向。
不过,right time,right place,约翰斯通,一个虽然在警察局里游刃有余,但却只赚嫖娼毒贩小生意的律师顾问却奇迹般的成为了纳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后来,我也理解了纳兹,你确实百口莫辩,所有的一切证据都指向了自己,而且自己的种族身份在美国社会又不讨巧。无论约翰是不是真心想帮助纳兹的,起初的纳兹是单纯的,以至于,谁都是好人,他谁都可以信。他也对铁手腕Box警探深信不疑过。
一直到第四集,都在讲纳兹如何从一个单纯的大学生一步一步变得如何判断好坏与是非。监狱比大学课堂更好的给他上了一课。
他相信第一个床友,直到他第二个床友真的用开水加baby oil来故意烫伤他,他的世界观,对人性的判断才成熟起来。
他第二个床友不停的强调他的侄女是如何惨死在未婚夫的手里,而罪犯缺无重罪释放,在外逍遥。第二个床友的接近纳兹的目的就不纯,从给纳兹看侄女惨死的案件照来看,他并不是想真正与纳兹掏心掏肺讲故事,而是暗示纳兹和那个未婚夫一样畜生,不过纳兹缺仍然相信他。直到他烫伤纳兹,纳兹才意识到,监狱的体系要按照监狱的规则来办,满口好话的人却最终伤害了他。于是他走向了保护的阶梯,除此,他到眼神变得更加坚定了。
真是烫掉一层皮,才成长了。
纳兹的父母因为无法支付律师费,而放弃了约翰,接受了爱丽丝之类(我忘记了)的看起来高大上的女律师,其实,你会发现,这个女律师并不像约翰用心关心纳兹,一心想帮他辩证清白的,而是为了踩上新闻热点,增加自己的曝光率。她能做的谈判,就是讨价还价将本来的无期徒刑变成15年到有期徒刑,却从来没真正关心过纳兹到底是不是清白的。
我也不知道剧情的走向会如何,我也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也怀疑过纳兹是不是真多因为嗑药而过失杀人了。但,约翰说过:
他们讲他们的故事,我们讲我们的故事,最终陪审团会选择相信哪一边的故事,让真相去见鬼吧!Who cares?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tarling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是四集分割线——————

第五集一出,赶快撸。想看看纳兹是不是变得屌炸天了。果然大树底下好乘凉,不但换成了单间住,泼油床友2在澡堂内被打成裸身狗。同时,在几句话的刺激下,本来踢一脚以示解恨的纳兹爆发出了并不是good boy的一面。削发,健身,走路的姿势盛气凌人,眼神也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单纯大学生。这是不是真实的纳兹?他还有什么不说的秘密?
与此同时,控方因为纳兹的不认罪开始寻找让能他一锤定死在牢笼中的证据——嗑的药是死者提供的?还是纳兹提供的?这关乎于纳兹是否“蓄意”下药迷幻死者。从最初纳兹开着出租迷路的街头监控录像来看,两个误以为出租营业的青年男子上车后,被纳兹告知他不营业,在警察的帮助下,两位男子骂骂咧咧下车后,死者突然上车,而这一次,纳兹并没有拒绝,以有罪推论来说,纳兹是有“预谋”的。并且毒理报告显示,除了摇头丸,k粉外,纳兹比死者多服用了一种违禁药,并且计量大的足以令人精神失常。新涌现的证据刀刀刺中纳兹仅有的星星清白。
约翰斯通也开始怀疑了这个“good boy”。他甚至觉得纳兹隐藏了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尤其他探监时,纳兹的光头look让他心里也不是很舒服。而纳兹并不是那么风光,毕竟他不是玛丽苏,哪有那么多乐于助人的备胎。他要把4小包海洛以吞服的方式献给“boss”。这里也刚好说得通,boss再喜欢你欣赏你,你也要为boss的特别眷顾而买单。
压了四集的梗,两名黑人路人,其中之一一直未提起,结果被约翰斯通顺藤摸瓜挖了出来。而黑人的慌不择路足以说明了这个案子没那么简单。约翰斯通的人身安全也在片尾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在这里,我要说一下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约翰斯通与纳兹非亲非故却那么帮他?
不难理解,约翰不是个纯白人种,而且他的前妻是黑人,儿子是和纳兹年龄相仿的黑人学生。所以,他很清楚司法体系对肤色的偏颇,也对有色人种有好感,有同情心吧。
另外,对的地点遇到对的人,可以说是个缘分。约翰也确实很关心纳兹,给刚入监狱的纳兹买些贴身换洗衣服,其实约翰靠些微不足道的小官司也没什么大收入,在知道纳兹家很困难时还问他账户缺不缺钱,一种父爱?父亲般的怜爱。
从约翰对待那只让他过敏却仍然收养的猫来看,他很善良。而那只猫像纳兹一样,差点走到“人生尽头”却又有转机,但未来,仍不明朗。

——————下面是第六集————————

约翰斯通追逐案发当晚与药店同名的黑人路人甲断线了,从他又回到家继续当过敏的铲屎官开始,至少斯通安全了。在监狱里的纳滋也安全拉出所有的海洛因胶囊。此处有掌声。

你会发现,导演和编剧想继续混淆谁是真凶的焦点。年轻的女律师在回顾各个监控录像中,发现了可疑的灵车司机。涉世不深的她前往调查时差点被吓个半死,虽然灵车司机看起来很可疑,说死者一看是红颜祸水,说纳滋就是个玩具等等之类听起来很奇怪的话,也只是说明,经常和死人打交道,还负责化死人遗容的灵车司机只是个古怪的人。但是,确实该调查他,无论他是不是真凶,而这也应该是警察蜀黍们应该做的事,录像在控方和警探那里都有啊!可是该走的步骤人家不走,控方和警探正全力证明纳滋就是个暴徒。所以警探Box去调查纳滋为什么舍近求远的转学———因为他打架斗殴,差点把同学从楼梯上扔下去摔个半死。See?people see what they wanna see。从嫌犯是穆斯林的纳滋开始,控方和警探一直不懈努力的做“有罪推断”——纳滋就是有罪的,所以只找他有罪的证据就好。他打架,说明他有暴力倾向。他嗑药,说明他蓄意诱奸。如果不是纳滋和斯通他们的“垂死挣扎”,纳滋早就滚进深牢中呆上一辈子了。

同样该是警察要调查的,死者的继父——一个专泡老女人的健身教练。在前四集中认尸体的时候,警察给他继女死亡的尸体照片时,他很奇怪的否认,警察认为他看不清时想带他去看尸体时,这位继父大人马上又改口说这就是他继女。为什么纳滋问:Is she dead?警察觉得他各种不正常,可疑,而继父大人这一前一后的奇怪举动却丝毫不能引起敏锐的警察蜀黍们呢?

于是,约翰斯通又去做了本该警察蜀黍做的工作——调查在死者葬礼上,与继父大人有争执的基金信托工作人员。案件似乎有那么明朗化的意思呢:继父大人曾想要死者妈妈遗产的一半哦,不过死者说过:Over my dead body。

还有两集结局,纳滋快被打造成一个合格的囚犯了。纳滋的爸爸辛苦的送着外卖,妈妈被辞退后变成了清洁工,曾经学习成绩很好的弟弟成了一个叛逆少年。一个普普通通的巴基斯坦家庭,生活从此翻天覆地,暗无天日。

———————下面第七集————————

第七集的开篇很有趣,一个和纳滋杀人案相似的案件,只不过死者不是像安德里亚那样漂亮,住在高端社区的白人女孩,而是一个无名的黑人女子,连警探Box都自嘲地说,和安德里亚的案件差不多哈,怎么没有蜂拥而至的记者媒体呢

接近整部剧集的尾声,纳滋的杀人案审判也在不停的提审中进行,控方和纳滋方都在寻找着各自有利的证人。而纳滋却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信任危机。

在安德里亚尸体各个角度的血腥照片轰炸下,作为最应该相信自己儿子清白的纳滋妈妈也崩溃了,她不但当庭离席,还质疑自己是不是生了一个"怪物",敏感的纳滋也察觉到了这个变化。纳滋的父亲走在大街上,满墙辱骂穆斯林的涂鸦,连素不相识的穆斯林女路人都有反问他,这下你高兴了吗?在种族歧视的大环境下,911劫难后对恐怖主义映射的残留,在社会的舆论下,众叛亲离。原本青涩的女律师也是百分百相信纳滋的,不过纳滋却在转学前的斗殴事件中隐瞒了一件,直到控方证人,纳滋的前中学老师说出纳滋不光把一个同学扔下楼梯,还用可乐罐将一个同学的脸砸出了12厘米的口子。这是律师和客户之间的大忌,你对自己律师的隐瞒,让自己律师像是白痴一样当庭出丑,比什么都致命。纳滋自己也明白了,世界上唯一相信自己的只有父亲了。而他可怜的父亲,却一直处在出租车合伙兄弟的纠纷中。合伙兄弟的一句,you are the father of the killer,非常伤人,说完了这位老兄弟也哽咽了,眼睛湿润了,这个镜头导演给的不错,一种人与人之间错中复杂的情绪。

斯通仍在调查安德里亚的继父大人,湿疹已经治好的他穿上了运动鞋去继父大人所在的健身房旁敲侧击。还去继父大人的前妻,又是个老富婆那里做了解。老富婆透露了,继父大人曾经差点掐死她。这里,我想说的是,安德里亚的妈妈被继父大人说是得癌症而死,谁知道呢。而且继父大人的信用卡透支严重,还曾申请过破产,不是善茬。结果,斯通被敏锐的继父大人发现并威胁警告了。

纳滋在法庭和监狱间像是钟摆。在监狱里靠吸毒麻醉自己,还要帮老大运毒。每次探监时,那个怂小弟的妈妈都用下体运来胶囊毒品,靠纳滋吞咽运输。纳滋将这一套流程做得越来越如鱼得水。最后怂小弟没撑住啊,老大的粉粉断了,口交哥也被抹了。

整个第七集最大快人心,我认为是个小高潮的是,警探Box被斯通传唤。因为,案发现场的第39号证物——纳滋的哮喘器不在保管处,而是被警探Box偷偷拿给纳滋了,美其名曰是人道上,不想让哮喘的纳滋痛苦,而事实上正如女律师所言,这个证物让纳滋是凶手很突兀,因为一个哮喘病患者,怎么可能连续捅死者22刀?捅个2刀应该喘到大脑缺氧了吧。同时,该做调查的证人,Box都没有询问。Box退休在即,他33年的职业生涯的专业度也受到了挑战。

斯通他们邀请的那个私家法医,做了大量警察和侦探没有做的现场工作。根据这个法医的结论,其他人可以轻松从树上爬到死者家的二楼或者走生锈的关不上的后门。同时,只有他说中了,死者手上的那一刀是“插刀游戏”留下的,因为木桌上有死者的血细胞残留,而这一切,都是警察蜀黍和警探该走的流程。

结尾的Box对大家帮他办的退休趴高兴不起来呀,面对着退休后就能让他尽享休闲的高尔夫套装,一杯又一杯的威士忌下肚,Box嘴巴上硬但内心比谁都清楚,他知道自己在纳滋的案件上到底做了些什么和忽略了些什么。

————————大结局—————————

编辑:影评谈 本文来源:人要脱层皮 Loser变成King『大结局』【澳门新萄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