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澳门新萄京59533com > 影评谈 > 正文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时间:2019-09-02 17:01来源:影评谈
蝴蝶效应是在上世纪由美国气象学家洛伦芝提出的一个混沌理论,他说的是,在亚马逊流域的一只蝴蝶扇动一下翅膀,会导致一连串的气流运动而最终很可能在密西西比河流域引起一场

蝴蝶效应是在上世纪由美国气象学家洛伦芝提出的一个混沌理论,他说的是,在亚马逊流域的一只蝴蝶扇动一下翅膀,会导致一连串的气流运动而最终很可能在密西西比河流域引起一场飓风。后来人们对这一理论的本意渐渐模糊,而蝴蝶效应一词通常用来形容微小的变动引起大的结果变化。
电影《蝴蝶效应》显然不是跟观众来探讨这一理论是否成立的问题,而是关于命运、人生、因果以及其中种种复杂关系的讨论。影片的前提是男主人公有回到过去改变未来的能力。而关于这能力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主人公的臆想就不得而知了。在这方面导演做了很有意思的设置:年幼时的埃文有间歇性的失忆症,而记忆的断层就成为未知的x,既然是未知就可以进行任何的假设,不同的假设可以得到不同的结果,电影的基本叙述方式就建立在这种假设的条件与最终对应结果基础上的。
电影中的一个重要物件是埃文多年来一直坚持记的日记,日记作为埃文回到过去的一个入口而存在,每次当埃文觉得当下可以改变,人生可以是另外一副场景的时候,他就会通过日记进入那些曾经产生的记忆断层,这种方式一旦被发现便一发不可收拾,埃文不断的觉得他可以改变结局改变未来,他和他的朋友都可以有一个好的结果。他不断的尝试不断地改变,可是却一直不能够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其实日记就是埃文第一次的人生轨迹,而这条轨迹因为种种原因而产生了一些未知,这种未知的存在为埃文的以成年人的意识潜入童年时期的精神世界提供了可能。
电影主要是以埃文为主,围绕埃文、凯丽、汤米、兰尼四个人的命运展开的,埃文一直试图让每一个人都能有一个好的结局,从蝴蝶效应这一理论的角度来说,他一直试图改变的是那只蝴蝶,从而最终获得飓风的改变。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的,这就如同牛顿第一定律中所说,任何物体在不受任何外力的作用下,总保持匀速直线运动状态或静止状态。而事实上总有外力存在的,任何的外力都可能改变它本身发展的轨迹。即使埃文料想到了一切已经发生的因素,可是仍然不能预测未发生的因素。
在埃文、凯丽、兰尼、汤米这几个人中间,埃文总是没有办法让每个人获得好的结果,凯丽作为他的初恋他希望她可以生活幸福一切安好,可是却无法在此同时顾及到自己、兰尼、汤米的命运,他的每一次选择都获得了不同的结果,可是每一次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反而是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在某次回到过去的时候,他坐在他父亲的面前自信可以改变一切,而他父亲却说:儿子,你不是上帝。电影做了一个伏笔是说埃文的父亲也有某种能力,他总是翻看旧相簿并且试图以此改变什么,最终被人当成神经病关进疯人院,其实反而在整个影片中,只有他父亲是清醒的,他明白命运有它的必然性,更有偶然性,没有人可以做上帝去决定别人甚至是自己的命运,人作为独立的个体,生活在自己与别人互相影响互相牵制又互相依靠的世界里,总有种种不确定因素的存在去决定未知的命运。
在《蝴蝶效应Ⅲ》中具有可以回到过去能力的男主角山姆问酒吧女:你有没有想过回到过去改变某件事情?酒吧女回答说:是啊,每个人都这样想过。虽然《蝴蝶效应》的二三部有狗尾续貂之嫌,但是这句话仍然是总结整个三部主角的心理点睛之笔。《蝴蝶效应》的导演曾经说:“我们每个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会幻想自己能够改变过去是目前的状态更好些,或者希望过另一种生活,成为另外一个人,这部电影反应的就是这种想法。”电影给人们的天马行空提供了一个平台,却也告诉人们现实的残酷。现实总比想象来的艰难,因为人们的想象往往是线状的,无法考虑太多的未知因素,可现实是网状的,各种人各种事件相互交错,任何的一点改变都会造成整个网状的变化,而改变这一切的办法就是彻底的消灭。在影片中埃文是一个没有生命线的人,巫师说他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这也为后来最终的结局做了伏笔。埃文一直幻想的完美结局最终结于他自己的胎死腹中,让他自己不曾来到于这个人世。因为没有了开始,便不存在结果。埃文用一个决绝的方式结束了这一切,这个结局是完美的吗?貌似每个人都幸福了,可是世界上再没有埃文这个人的存在。
在时间这条轴线上人生有各种各样的可能,但电影终究是电影,人们可以在电影中肆意想象,却不能将其植于现实,过去的事情始终都无法改变,任何人都不能回到过去重来一次以获得理想的结局。正如电影中说的那样,你不是上帝 无法掌控一切。

我想说的不是文艺片《春光乍泄》,却是好莱坞商业大片《蝴蝶效应》。

就好像东西方在思维上惯有的差异一样,电影也是如此。东方人不甚注重逻辑。他们喜欢将无数意象无数姿态揉碎了,密密麻麻地织成一张让人窒息的网。晃动的镜头、晦暗的雨天、年轻的身体开成一朵即将凋谢的栀子花……尽管何宝荣一遍遍地说着“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可是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回到原点。一切都未曾开始,一切也已经发生。就像我们常说的“你懂得”,个中妙处还待自己反复品味。

而西方电影则不同。他们习惯开门见山地提出一个assumption(比如“主人公埃文可以回到过去”这一前提),然后通过一次次的推论来得出最终的结论。每次埃文回到从前试图改变命运,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发生,使得事情不能如他想象的一样完满进行。他一次次目睹了好友崩溃、自身残疾、最爱的女人变成吸毒的妓女……最终他只有回到原点扼杀一切。无论是在羊水中含泪用脐带扼死自己,还是在纽约繁华的街头与凯莉相逢陌路,都是对原命题一种悲剧性的否定——痛苦与美好总是如影随形。两者要么同时存在,要么都被摒弃。

编辑:影评谈 本文来源: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关键词: